2016年3月5日

給Ma《不存在的房間》的一封信


雖然《不存在的房間》真是一部值得推薦給所有人的電影,我很喜歡故事和它帶出的意義,還有不過度戲劇化處理的情節。但我不是很享受整部電影有時太快有時太慢的節奏,我也不覺得 Brie Larson有比其他入圍奧斯卡的女演員精彩。不過我真的很喜歡你 Ma(片尾角色表上就叫這個名字)這個人。你不是特別勇敢特別偉大的人,你只是遇到了一件特別的事情。而面對這件特別的事情時,你很真實的存在我們的眼前。

本來你是普通平凡的17歲高中女生,有著自己對人生無限可能的想像。卻不幸的被一個陌生人監禁了七年,這段遭遇完全毀掉你的人生。儘管成功脫困之後回到自己家中的房間,你看著和高中同學的合照,想像著自己本來這七年可能是怎麼樣的,原本七年後的自己是怎麼樣的。上大學、交男朋友、得到一份怎麼樣的工作,都沒有發生在自己身上。逃出房間後,這七年對你的影響也不可能消失。你就是你,現在的你。再也不是17歲的Joey,再也不能對自己有什麼想像了。對你來說七年後的自己就像刮開後什麼都沒中的獎券。

2016年2月19日

給赤星雄治《白雪公主殺人事件》的一封信

你好赤星雄治,你是一位電視台約聘小導演,負責一個新聞評論節目中的模擬事件影片。而我們所知你還有另一個在Twitter上的身份Red_Star。在這部《白雪公主殺人事件》裡面,你就像是推理小說裡的偵探,身為一個與案件無關係的局外人,你試圖挖掘殺人事件的真相。不過很殘念的,你失敗了,而且徹徹底底的失敗了。

一看到你,是在用手機發Twitter然後被趕出控制室的一個不怎麼被尊重的人。直到一通電話,你得到一則獨家爆料,引導你渾然不知得走向這個美好甜蜜的陷阱裡。你帶著攝影機去採訪事件中心的幾位人物,並以這些人的證詞剪輯成一則新聞報導。並且指向你所認為的嫌疑犯,引發了與論帶動了風向。如果說井上真央飾演的城野美姬是劇中真正的白雪公主的話,那差一點你就是殺了白雪公主的兇手。

2016年2月12日

給死侍《惡棍英雄:死侍》的一封信


嘿!死侍,恭喜你在台灣的票房亮眼。起碼我前天要看的時候都買不到票了,還引發了葉天倫導演的新聞事件。問豬哥亮跟你哪個好笑實在是一個莫名其妙的問題。不過看完《死侍》後我的確對你有蠻多的認識和認同,而不再只是一個拿刀砍來砍去、擁有不死之身、又可以打破第四面牆嘴砲又愛 cosplay的神經病了。

你會讓人喜愛很重要的原因是你堅持自稱不是超級英雄,卻擁有人人稱羨的再生超能力。你不相信能力越大責任越大這句鬼話,所以整部電影也沒有拯救世界或解決危機的一般動作電影的緊張感。你像是《終極警探》裡面約翰麥克連一樣只是個很難死的倒楣鬼,不過他總是順手解決了世界危機。而你在整部電影做的只是想要變回帥哥而已。